当前位置:首页 > 球类运动

24岁女孩从北京至广州徒步宣传反性侵

发布时间:2019-08-13 08:42:29   编辑:无氧运动网   阅读次数:

24岁女孩从京至穗徒步宣传反性侵,愿推动制度建立。


计划从北京徒步到广州,目前行至河北


  每到一地,向相关部门寄递建立防治校园性侵机制的建议信希望自己的行动能影响更多人,最终推动更深远的制度建设


  肖美丽,一个24岁、体重不足50公斤的瘦弱女孩,为呼吁政府加强对校园性侵害的防治和对受害者的保护,自9月15日,她从北京出发徒步去广州,沿途征集当地民众签名,并向各市(县)政府、教育局、公安局递交建立防治校园性侵机制的建议信和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十一”期间,肖美丽途经石家庄,“这件事做起来挺难的,我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也遭遇了一些人的不解,但事情总要一点点去做,个体的努力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如果能影响更多人觉醒并有所行动,对一个制度的建立或许会有一些推动作用”。


  在朋友支持下徒步宣传反对性侵


  10月1日,从石家庄新乐赶到正定新城铺,直至22时许,肖美丽和同行的伙伴才在一家宾馆安顿下来,拆下脚底的绷带,先前磨出的水泡这几天渐渐好了些。“反对性侵害”为主题的徒步行动并非她一时冲动,“今年媒体上频繁报道校园性侵案件,说明各地对校园性侵的预防和处理很不够。只是严惩已经被发现的案件是不够的,更应该有机制来预防这样的事情发生,当这样的事发生后应该有相应的措施保护受害者不受二次伤害。”


  之所以选择徒步的形式,肖美丽说,“这是一种很有力的行为,少有女性为主的长期徒步,这里面很大的顾虑也是怕被性侵。所以我认为以这样的一种被认为容易被性侵的方式来反对性侵害,是一种很正面而且有多重意义的行动。”


  肖美丽的行动得到了朋友们的支持,截至目前,一直有女伴随之同行,“十一”假期,肖美丽的朋友李麦子和其他几个伙伴更是从全国各地赶来河北与她会合。


  徒步的经费来源于募捐,在北京读完大学,来自成都的肖美丽留在了北京,开了个网店,但网店的收入不足以支持她此次长途跋涉,“朋友们知道了,就捐助我,朋友的朋友也开始给我经济的支持”。


  在河北收到第一份回复


  在河北,肖美丽徒步经过保定到达石家庄,“沿途给涿州、高碑店、徐水、新乐、正定等政府、教育局、公安局寄了建议信,定兴县是当面去交的”。高碑店教育局给了肖美丽第一份回复,虽然并没提到针对校园性侵采取哪些具体防范措施,但这已让肖美丽小小地激动了一下,“虽然目前一时拿不出什么措施来,但教育部门对这件事情的回应,代表了一种态度,说明他们是重视的”。


\

  因为在大学里学的设计,所以肖美丽随身携带一套画笔和一个绘画本,一路用图画和文字记录旅程中的点滴。绘图本上画着一份地图,是出发前她做的路线计划,但实际走起来,计划赶不上变化,“我是按照手机上的地图搜索行进路线,有一次搜到一个镇有两家酒店,但去了根本没有,路线只能根据实际情况随时调整”。


  在行走之初,肖美丽没有设置征集签名的环节,后来觉得这个环节挺有必要,“这样可以在宣传和参与中使更多人对性侵害有更多关注和了解,但是大家的反应千奇百怪,有的非常好奇,有的很支持,也有的不太理解”。在河北大学,肖美丽征集到的签名最多。“还有一位母亲,知道我们的行动主题是反对性侵害,她给我们买了一些饼,并提到了对女儿安全的担忧,对于这些愿意了解情况并支持我们行动的母亲,心里会有种温暖和感动。”


  希望能推动制度的建立


  肖美丽的女权徒步行动原本计划用半年时间,“现在看来可能半年走不完。慢慢走,慢慢做,我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和关注少女性侵害问题”。她细致地规划着自己的行程,“现在都有朋友陪同,我们制定的标准是,饭费一天两个人在35元之内,住宿两人在100元以下,城市可以稍高一些。目前还没有我一个人行走的时候,如果有,我会选择安全的时间出发,选择安全的路线,不赶夜路”。


  吃住之外,最大的花费就是药品和绷带了。“刚开始几天,我膝盖感觉疼,当时心理压力特别大,因为原来半月板就不太好,膝盖真出了问题,以后怎么办?”还好,贴了几天膏药,膝盖的疼痛慢慢消失,现在每天早晨出发前,美丽都会给膝盖缠好绷带,做好防护。“在一些地方,我们还会通过一些行为艺术来宣传反对性侵的主题,一般会在当地制作一些展板或购买些其他材料。”走到广州,路还很长,当记者问到,会否在沿途宣传的同时,募集一些款项,肖美丽说,“肯定不会,因为之前在征集签名的时候,有些人都已经吓坏了,如果再募钱,就真的认为我们是骗子了”。


\

  最终走下来,究竟能达到什么效果,肖美丽说还没办法预测,通过行走她也在慢慢梳理自己的想法,最后可能会推动成立一个被性侵少女的关爱基金,或许会出一本书,或到学校去做一些性知识及反对性侵害为主题的讲座,“现在这些都是想象和计划,眼下最重要的是一站一站慢慢走”。


  对话


  不惧怕做人群中的一小撮



  让更多人勇敢反对性侵害


  燕赵都市报:你这次“美丽的女权徒步”行动主题不仅有“反对性侵害”,还有一句“女生要自由”,这句话想表达什么?


  肖美丽:我一方面想说我们不能怕女孩受到性侵,就把她们过度地保护起来,而是在保证她们自由生活环境的同时,还给她们安全。另一方面,对待遭受性侵的女孩,要足够宽容,让她们有勇气自由地面对未来的生活,而不是在世俗的眼光中受到二次伤害。


  我身边的朋友就有小时候受过性侵的,但是认识了很久,觉得特别信任你了,才悄悄地、怕怕地把这件事告诉你。很多人在遭遇性侵的时候没有勇气说出来,反倒纵容了坏人。我希望通过我的这一行动,能让大家更多地了解性侵害,并有勇气反对性侵,一旦遭遇了性侵也要有勇气说出来。


  燕赵都市报:在行走之初,你有没有想过要达到什么预期的目的?

\


  肖美丽:没有奢望过能有什么大的影响,希望通过我的行动能让少女性侵这一问题有个小小的改变。比如能有具体的措施出来,教育部门能加强青少年的性教育,现在的生理健康教育还是浮在了面上;另外防御最重要,一定要有预防措施出台,一旦出现问题,心理辅导还要跟上;公安部门的打击力度也要加大,对未成年性侵方面要严厉打击。


  因为软弱才想办法让自己强大


  燕赵都市报:对于这次行动,父母支持吗?


  肖美丽:到现在我还没告诉父母,不单是怕他们反对,更主要是怕他们担心我的安全问题,不过通过媒体父母早晚会知道,我会慢慢跟他们沟通。


  燕赵都市报:据了解,此次徒步并非你的首次“惊人之举”,之前你还参与过占领男厕所行动、剃了光头抗议教育部高考提前批招生分数线女高男低等。你这么瘦弱,为什么总会有如此强大的想法和行动?是骨子里有股倔强吗?


  肖美丽:其实我性格挺弱的。


  燕赵都市报:那为什么你每次的想法和行动都这么惊人?


  肖美丽:这可能跟平时太弱了有关吧,总想让自己强大起来。


  不能因为隐忍让错误的东西合理化


  燕赵都市报:朋友们能理解你的行为吗?


  肖美丽:以前朋友们都不是特别理解我做的这些事情,他们觉得我做的这些不是很洋气,而且做这些事情,要付出很多时间和很多努力。不过时间久了,他们也慢慢地被我改变,不仅从行动上支持,还帮我筹款。很多朋友赶到现场,跟我一起做活动。


  燕赵都市报:你觉得自己的行动有没有意义?


  肖美丽:我觉得很有必要,很有意义,比如对于反对少女性侵问题,现在感觉做起来挺艰难的,但是只要一点点做,我想最终一定能实现制度化,会有一个机制去保护和约束它。


  现在我们的一些行为可能不被理解,但是当这件事在以后成为了历史,回头看,可能大家会觉得当时的努力是必要的。作为有责任感的公民,当历史发生的时候,我们不能缺席。我不害怕做这一小撮人。


  燕赵都市报:你认为“一小撮”很重要?


  肖美丽:很多时候,大家的隐忍默许,让一些问题合理化了,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比如就业歧视,很多女大学生找工作,就自觉认为这个就是不适合她做,大家想要的是工作,不会为了维权去抗争。在少女性侵问题上,在名誉和既得利益权衡当中,很多人也选择了沉默。社会上反抗的人少,一些事情一定程度上就被合理化了。


  没有反对的声音是很可怕的,我们希望一小撮人的努力,能影响更多的人,有了基础的反抗之后,或许会最终推动一个更深远的制度层面的建设。


  建议摘录


  ◆请教育行政部门指导各校开展性教育、性别平等教育及人身安全教育。选拔任用心理素质健康、思想品质优良的人员担任学校领导职务,一旦其有性侵行为要追究任用者、考察者的相关责任。设立有助于预防性侵害的教师行为准则,并对教师培训。


  ◆公安局负责查处校园外的性侵害案件,严惩施害者,通过对案件的严厉查处和对施害者责任的严格追究,建立和营造安全的社区环境。


  ◆有关部门应指导学校建立非歧视环境,关怀性侵害受害者,避免失学或受歧视;或邀请社会公益性组织走进校园,宣传介绍各种自我保护常识;建立学生维权律师制度,由司法部门委派有责任的律师定期进校园为学生提供法律帮助。


  人物介绍:肖美丽,一位关注女性权益的志愿者,参与过许多关注女性权益的公益行动,例如占领男厕所、剃光头抗议教育部高考提前批招生分数线女高男低、带血的婚纱反对亲密关系暴力等。

本文链接:24岁女孩从北京至广州徒步宣传反性侵

友情链接: 普众礼佛网 心经讲解 大悲咒
网站地图
无氧运动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3316号